冬风凛冽忆亲恩

作者:钟小义 来源:人文学院  发布时间:2019-01-08 浏览次数:0

    以前自己总觉得穿秋裤一点也不酷,而且还臃肿。如今只想着,管它酷不酷、臃肿不臃肿,身体暖和才最重要。这话,我妈年年冬天都跟我说,以前我从没听进去。现在自己也用这话来劝自己、劝朋友。在外面,除了好好学习以外,照顾好自己、不让我妈担心,也算是对她的一种安慰吧。

    和大多数农村孩子一样,我也曾是个留守儿童。父母一走就是十年,我一直跟着外婆。他们外出务工的那些年也曾断断续续地回来过。大概是五岁那年吧,我爸妈回来过一次,我妈给我买了一件新衣服。我躲进外婆的怀里,偷偷地看着她。外婆说,那是你妈妈呀,你不认识她了吗?我没说话。我妈叫我过去,说给我试试新衣服,我才慢吞吞地走到她跟前。我低着头抹眼泪,她把我抱进她怀里什么也没说。那个时候,我连叫她一声“妈”都不敢。

    后来我才知道,他们那次回来是为了治疗我妈的肺结核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不能释怀。我不理解,为什么他们可以那么狠心丢下我?长大后才知道,生活不就是这样吗?父母的无奈就是:要养育你就不能陪伴你;要陪伴你就不能给你更好的生活,他们只能选择前者。因为他们想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、更多的选择、有更好的未来。

    庆幸的是,我读初中的时候我妈回来了就再没有出去过。她说,我怕你慢慢长大了,很多事情你不会选择,我怕你走错路。后来我才知道她为了回来陪伴我,放弃了外地难得的升职加薪的机会。

    最叛逆的时候,我跟着所谓的好朋友到处去玩,不跟他们说我去哪,还彻夜不归。待我会家后我妈用棍子打了我一顿,那是她第一次打我。打完我的第二天又掀起我的衣服给我擦药。直到现在我都无比愧疚。我爸后来跟我说,你不知道你妈那天晚上有多难熬。她半夜把我叫起来说,我们快去找女儿吧!要是她出事了怎么办?后来我再也没有去哪玩过,也再不想去了。而我那个时候的好朋友,现在不是在工厂里打工,就是已经结婚生子了。

    刚上初中时英语不行,后来数学不好。我妈背着我去找我英语老师,把我的问题都跟我英语老师说了。我妈还问我听不懂英语老师讲课是不是因为我先入为主,不喜欢我英语老师,根本就没听课。嗯,你别说,还真被我妈说中了。我认真听课以后,成绩果然就上去了。她为了给我补数学,每年暑假都去给我找补习班。第一次高考我差几分上本科线,我爸和我妈起了争执。我爸听别人说复读没用,照样考不上大学。我妈很强硬,她说,我就要让我女儿去复读,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让她上大学。我和我妈就这样慢慢地变成了朋友。

    不经意间,我回家时看到了我妈头上的白发。去年冬天,我陪她去买衣服,我牵着她的手。我心里一紧,她的手怎么成这样了?厚厚的茧子里藏着许多皲裂的口子。我才意识到,我妈对这个家的付出比我想象的多得多。而此前,她和我一样,也是个可能会怕黑的小女孩。是母亲这个身份,让她变成了今天的她。

    我很感激我的母亲,不仅仅是因为她给了我生命。初中毕业的她比身边大多数父母都更明白读书的重要性。她也常常告诉我,努力不一定会达到目的,但只要努力了,你就不会后悔。母亲的伟大,我的拙笔是写不出千万分之一的。感恩节到了,多打两个电话回去问候一下他们,告诉他们自己已经穿上了秋衣秋裤。回家的时候多帮他们干点家务活,多陪陪他们。

    感恩,不应该只在感恩节这天,人生时时需要感恩,生活处处需要感恩,感恩是一种人生态度,是成功人生的必修课,愿我们每个人都拥有一颗感恩的心。

责编:林芝宇

编审:曾益